肾疼不好笑 建立慢性肾脏病防控体系迫在眉睫 – 西部网(陕西新闻网)
“肾疼”很多情况下被当成一个调侃用语,殊不知,肾疼的现状在当下已到了不容忽视的阶段。“2012年全国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,中国成年人群慢性肾脏病患病率高达10.8%,即平均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1人患慢性肾脏病。”中华医学会肾脏病学分会主任委员、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肾脏病中心主任陈江华表示。陈江华介绍,近些年,糖尿病、高血压等代谢性疾病发病率明显上升,这类疾病对患者的肾脏也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。因此推测,我国现在慢性肾脏病发病率应该超过了10.8%,并且呈现发病率和死亡率上升趋势,对人民健康构成了重大威胁。慢性肾脏病成医疗体系一大负担今年两会上,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“将慢性肾脏病纳入国家重大慢病,建立慢性肾脏病防治体系”的建议。对此,陈江华认为,这十分必要,而且迫在眉睫。目前,慢病防治体系在高血压、糖尿病等防治上效果显著。对于为什么呼吁将慢性肾脏病纳入慢病防治体系,陈江华解释道,高血压、糖尿病纳入体系后,已经作为基层医院公共任务开展的防治工作。如果将慢性肾脏病纳入慢病防治体系,并且基层有能力承接,相信慢性肾脏病的知晓率、治疗率就会明显提升。陈江华表示,很多患者在疾病早期并不知道自己患有慢性肾脏病,如果没有及时进行规范管理和干预,最后很可能会快速进展为终末期肾脏病,俗称尿毒症。尿毒症被称为“不死的癌症”,慢性肾脏病一旦进展至尿毒症,这意味着,透析和移植便成了患者维持生命的必要手段。陈江华介绍称,终末期肾脏病是一项需要终生替代治疗的严重慢性疾病,对医疗资源依赖度高,占用医疗资源总量大,占用较多的住院资源。“慢性肾脏病在病情进展过程中常合并心脑血管疾病,有非常高的心脑血管疾病死亡率。”陈江华表示,这不仅危及了患者的生命,也给医疗体系带来沉重负担。根据我们最近的一项住院病人调查,中国三级医院糖尿病肾病的住院人数比例已达到第一位。陈江华谈到,加大对慢性肾脏病基层医疗的投入,推进基层肾脏病专科的建设,规范慢性肾脏病的诊疗,有助于推动慢性肾脏病的分级诊疗,缓解三级医院床位紧张问题,并保障患者的医疗需求。慢性肾脏病防控面临诸多挑战针对慢性肾脏病给社会带来的压力,陈江华称,慢性肾脏病除了发病率高、基数大以外还存在以下挑战:一是慢性肾脏病早期知晓率低、就诊率低。很多人在早期没有明显的临床症状,根据我们的前期调查,国内的慢性肾脏病知晓率仅为12.5%,治疗率则更低。很多慢性肾脏病患者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期,从而进展成终末期肾脏病,并引发心血管疾病。二是终末期肾脏病患者长期生存率低,且治疗费用高。慢性肾脏病患者治疗费用远高于非肾脏病病人的治疗费用,就血液透析单项治疗来说,患者每年直接医疗费用就超过7万元。三是基层肾脏科医生队伍建设不足。普通基层医生缺乏肾脏病防治知识,因而早期防治无法跟进。“我们国家尚未建立起慢性肾脏病防治体系,导致终末期肾脏病患者明显上升,慢性肾脏病的发病率、死亡率也显著增加。”陈江华如实说。慢性肾脏病防治重在关口前移建立慢性肾脏病防治体系,加强基层肾脏专科医生队伍建设,对慢性肾脏病防治的意义不言而喻。陈江华认为,把慢性肾脏病防治关口前移,提升基层肾科医生队伍,对降低慢性肾脏病患者的发病率、死亡率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并且,为实现《“健康中国2030”规划纲要》目标会带来更多可能性。慢性肾脏病防治重点在于预防,如何预防受到了社会的普遍关注。“慢性肾脏病的发生和许多不良生活习惯有很大关系。现在代谢性疾病引起的肾脏损害越来越多。代谢性疾病在医生指导下完全可以预防,需要我们平时养成良好的生活方式,即保证充分的睡眠,合理、健康的饮食及适当运动。”陈江华说。预防的同时加强诊断,也是慢性肾脏病防治的一大手段。“肾脏病很容易诊断,发现肾脏病主要靠尿常规检查、超声检查和血液检查。90%以上的人通过这三个检查,就能发现是否患有肾脏病。”陈江华建议,成人及中小学生每年都应该做体检,并把尿常规作为一项基本体检项目。如果通过检查发现肾脏有损伤,需要及时就诊,并到基层医院接受定期管理。假使已经患有肾脏病,陈江华建议患者及时接受治疗,积极配合医生指导,不要随意中断。他表示,目前很多肾脏病的治疗方法都是有效的,要及早进行干预和规范治疗,避免病情恶化发展成终末期肾脏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