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秋北:爱国爱港力量打赢一场拉锯战
6月4日,香港立法会以41票赞成、1票反对三读通过《国歌条例草案》。全港爱国爱港力量都长舒一口气,终于打赢了这场荒谬的拉锯战。去年1月,香港特区政府将《国歌条例草案》提请立法会进行首读,反对派议员恶意阻挠,二读辩论后中止,直到今年5月才恢复二读、三读。此次,建制派议员严阵以待、做足功课,在几日之内迅速通过。作为一个同《国旗法》《国徽法》意义、作用都类似的全国性法律,通过《基本法》附件三在香港本地颁布实施,完全合宪合法、合情合理,却推进得如此耗时耗神耗力,甚至消耗了内地同胞的情感。爱国爱港力量对一些反对派罔顾事实、无赖盲反行径非常愤慨。然而,对于一些反对派搞拉布、滥用议事规则等捣乱手法,嗤之以鼻的同时也会无可奈何,难道要抵制反对派揽炒议事厅就只有落场肉搏,一起做跳梁小丑吗?在《国歌条例草案》中止审议的这段时间里,香港经历了一场看似意外却避无可避的历史性动乱。回归以来,香港在国家安全方面长期处于不设防状态,殖民时期尚有独立于港英政府之外的“政治部”,而《基本法》23条却迟迟无法落实,应该说是辜负了中央政府对香港的信任。一些反对派抓住这个漏洞,肆无忌惮地勾结外部势力,鼓吹“港独”思想,煽动反中情绪,捏造制度恐惧;利用年轻人的冲动,荼毒学子思想,美化暴力,将犯罪浪漫化,为恐怖行为冠以“正义”之名。对于这些叛国乱港行为,一些反对派不以为耻,反视为政治资本。这些闹“独立”、搞颠覆的政治诉求通常都是夹杂着民生诉求,骑劫民意上位。香港作为一个受《基本法》保护拥有游行示威自由的地区,通过和平、理性示威表达对政府的诉求是一种常见活动。然而,此次“修例风波”的不同之处,除了露骨的政治诉求、“独立”宣言等,更明显的特征是暴力恐怖行为和活动。去年“修例风波”之初的冲击立法会事件,就已经暴露出其“颜色革命”的本质。只是当局者迷,当初我们指出这一点,身在其中的香港市民接受事实需要一个过程。这个醒觉的过程,给了一些反对派和“勇武派”时间、空间,去破坏香港、挑战中央。在“修例风波”中,出现示威者污损国旗、国徽,抵制和攻击中央驻港机构的行为,甚至有示威者做出挑衅驻港部队基地的行为。笔者认为,这更多的是表现出他们对中国历史、内地制度的无知。有的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都不知道港人回内地要用到的“回乡证”长什么样子,可见他们对国家的了解极为有限和抗拒。港人对国家安全、对于香港与国家关系缺少底线思维。在反对派的误导下,“一国两制”对部分港人而言,等于绝对自由,绝口不谈对国家的尊重和担当。“两制”成为抗拒“一国”的理据,这就触犯了中央对香港问题的底线。想来实在讽刺,香港以国际都市闻名,如今一部分港人却故步自封、画地为牢,对于自己的国家全靠臆想,拒绝真实的接触。然而,我们的国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是有着14亿人口的大国,全世界都无法忽视中华民族的崛起,香港作为祖国的一部分,何来自信和勇气拒绝融入内地呢?难道“港独”还能独立于世界之外吗?所以,我们说香港进入反智时代,实在可悲。香港一度陷入困局,建制派作为稳定社会秩序、建设香港的中坚力量,一路反思一路寻求破局出口。我们的确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。在香港现行制度下,当港人法治精神出现瓦解,我们要如何重建秩序?一向被奉为文明先进的西方民主制度,在香港的动乱中显得伪善不堪;随着年初疫情暴发,内地抗疫成果体现出中央政府强有力的治理能力和制度优越性。过去我们所说“一国两制”制度优势,更多的侧重在“两制”差异,为香港带来的灵活便利,那么此刻,更多的港人开始意识到“一国”其实是香港身处世界乱局无可比拟的绝对优势,风雨飘摇中,祖国是香港坚实的后盾和依靠。对于香港暴乱冲击“一国两制”底线,中央此前为解救香港于困局已经做了一连串动作,例如调整港澳办、中联办结构和主要官员,驻港机构积极发声谴责反对派议员违反效忠誓言等,这些都在向香港释放积极信号,那就是有中央政府在,香港不会沉沦!而有爱国爱港建设力量在,香港形势正在改变,正在向好发展。相信这也有助于内地同胞恢复对香港的信心,再不会萌生“弃港”的念头。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,全国人大通过涉港国安立法决定,港人极为振奋,直呼“香港有救了!”全港各界撑国安立法联合阵线,在短短8天的签名撑立法活动中,收集到接近三百万市民签名,这就是最真实、最迫切的民意,很多市民主动走到工联会的街站签名点,只签名还不足以表达,还要留言,和我们的义工讲一句“我支持国安立法!支持建制派!感谢中央没有放弃香港!”涉港国安立法工作正在进行,香港再出发时不我待!(作者是香港工会联合会会长、港区全国人大代表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